1. 首页
  2. 今日新闻

痛心!一天内传来两条噩耗:55岁投资大佬不幸过劳死,37岁基金部门负责人突然离世

悲伤的消息再次从金融界传来,警钟一次次敲响,希望真的能引起人们对自己健康的关注。

投资大亨郑余琳死于过度劳累:他只有55岁

“黑马基金”微信官方账号11月30日发布讣告,称银星谷资本合伙人、银星海基金创始合伙人、协创黑马基金创始合伙人郑余琳去世。葬礼委员会称,郑余琳因过度劳累于11月30日在家中死于心脏病,享年55岁。

郑余琳曾担任用友软件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中软公司应用软件部经理、CCID投资公司首席技术官。

但这只是外界熟知的郑余琳,而不是郑余琳的自我介绍和定位。11月初,郑余琳在一次采访中说,她的经历就像阿甘,不受生活中各种变数的影响,勇敢的追求生活的本真,纯粹天真的活着。

2018年,郑余琳在一次采访中回忆了他29年的职业生涯,并在用友度过了17年。2016年,他离开用友,准备投资银星海基金,开始投资生涯。

2003年,是用友转型的关键一年。郑余琳对转型中的用友的采访随处可见。然而,作为一个外部声音,郑余琳告诉公众更多关于用友对ERP的信心和决心,市场正在发生变化。软件公司也需要改变。”变化是软件公司的永恒特征.”

转眼间,郑余琳从用友产品开发总监晋升为高级副总裁,从教育观众了解ERP市场,到谈论ERP向云应用平台转移的趋势。

郑余琳独特的眼光也一次又一次地陪伴着用友的转型,从国内市场跨越到国外市场,从亚太市场拓展到欧美市场。联合阵线采取的每一步都把郑余琳甩在了后面。

在过去的10年里,郑余琳一直强调中国企业的信息化。五年后,当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一批新技术的出现再次推动产业转型时,郑余琳又开始强调数字化。

郑余琳在2015年的一个论坛上说:“我宁愿死在互联网化的道路上,也不愿生活在传统的世界里。”

这一次,在数字化的道路上,郑余琳拿出了自己的态度,跳出了舒适区,走下了行业的巅峰,开始攀登投资山,决定投资行业。

2016年,郑余琳离开用友,成立银星海基金,并进行前期投资。

财通基金量化投资部负责人突然去世,年仅37岁

30日,财通基金正式发布讣告,量化投资部主管徐一真猝死。

官网介绍,徐一真,上海交通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硕士,浙江大学学士。曾任浙江翔盛集团公司助理项目经理,海通证券(600837,古八)研究院助理基金分析师。2011年加入财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金融工程高级研究员,现任量化投资部投资经理。

财通基金表示,11月29日,我们和一位并肩战斗多年的朋友、亲爱的伙伴、同事永别了,噩耗顿时泪流满面。

徐一真于2011年加入财通基金。在公司的这十年里,他立下了功勋。他是你见过的最优雅的人之一。他总是从容不迫,堪称优雅的绅士。生活上,他热爱运动,热爱读书,这个热情开朗的少年人缘极好。

在工作中,他兢兢业业,乐于奉献。多年来,他日复一日地工作,恪守对投资者的忠诚承诺。他通常会毫不犹豫地对年轻的同事进行认真的业务指导,并帮助他们的年轻一代成长。我会耐心回应各部门同事提出的要求。他专业谦逊,聪明勤奋。他是我们的榜样。他的大度和坚韧,温柔和单纯,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和铭记。

伊彦和大家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他对工作的责任感和杰出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公司成立之初,他就在我们身边,公司量化投资部从无到有的发展离不开他的贡献。

回顾和他一起度过的十年,我们不能忘记他在路演中专业高效的呈现,他在工作中追求卓越的态度,他在篮球场上跳跃投篮的身影,以及他在生活中带给身边人的温暖。

易维微信签名:

这两年金融界流失了很多人才,包括两个90后

在行业内,年轻人才几乎每年都会因为工作压力而死亡。2020年甚至2019年以来,券商、基金等金融机构都经历了年轻人才死亡的噩耗。据不完全统计:

1月15日,中泰证券上海红梅路营业部原总经理李永辉因癌症去世。据同事回忆,李永辉在任期间工作努力,毫无保留地与同事分享工作经验,是工作中的好领导,生活中的好伙伴。

【/S2/】2月6日,西部盈利基金公司副总经理、投资总监吴江同志因癌症治疗无效去世,享年38岁。

据悉,吴江在2019年3月被确诊为胶质瘤,之后在家人的支持和同事的鼓励下,积极治疗。但是,世事无常,公司和同事都觉得很遗憾。

据公开资料,吴江出生于19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硕士学位。曾任兴业银行交易员(601166,股吧),中国农业银行汇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2016年8月,加入西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任助理总经理兼投资总监。

吴江在西部利润基金公司管理了两只基金——西部利得汇享受债券,西部利润增加丰富的货币。根据wind的信息,这两只基金在吴江管理期间表现良好。其中,利得汇西部享受债券是一个中长期纯债务基金。在其管理一年以上,总回报率为5.20%,在同期近800只同类基金中排名前1/8;另一个货币基金在其任期内的年化回报率超过4%。

【/S2/】4月16日,中海基金宣布公司执行副总经理逝世。公告称,中海基金收到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宋宇家人的通知,宋宇不幸于4月14日去世。据悉,宋宇现年55岁左右。

8月19日,CCCC总经理李雪松因心脏病在京去世,享年51岁。

据悉,8月18日下午,CCCC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CCC基金”)董事兼总经理李雪松突然在办公室感到心脏不适,呼吸困难,被送往医院急救。8月19日晚,CCCC官方微博发布讣告称,李雪松因突发心脏病于2020年8月19日7时40分在京去世。

据报道,李雪松出生于1968年。他拥有日本广岛经济大学的硕士学位。曾任中信证券金融工程集团副主管(600030)、北京九方量子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博世拉基金零售业务部副总裁、国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中智集团有限公司执行总裁、CCCC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

【/S2/】8月21日,金融圈又传来噩耗,广发证券战略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张静(000776,Guba)因病医治无效去世。35岁的时候。

【/s2/】据业内消息,中信建投股份有限公司一名投行员工不幸于2020年8月去世,年仅33岁。

【/S2/】2019年12月30日,年末年初,光大证券投行员工(601788,古八)因突发心肌梗死去世,享年47岁,正值职业转型上升期,但未能看到转型曙光。

【/S2/】2019年12月6日晚,东北证券(000686)宣布,公司董事会秘书徐炳不幸于12月5日去世,享年55岁。

2019年11月,某基金公司90岁的员工自杀,年仅24岁。据媒体报道,事发前,她说自己工作压力太大,状态不好,并告诉家人自己最近工作频频出错,什么都没做好,对自己很失望。

2019年7月,某券商投行部招聘的一名1993年出生的员工去世,去世前仍在接受培训。

【/S2/】2019年5月1日,蚂蚁金服总裁助理、投资者关系主管、前CICC分析师毛俊华今天上午在香港因癌症去世,享年41岁。

【//】2019年2月,开源证券董事、副总经理霍因春节假期意外因素去世,年仅46岁。

2019年1月2日,瑞恩。投资总经理乔不幸逝世,享年46岁。

金融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一前一后生活在一起很正常

金融机构的一些投资银行家说:“每次看到这些新闻,我只记得提醒自己要熬夜。但是面对这个信息的记忆和中国网民是一样的。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睡觉,然后重新开始工作。”

国内公众每次提到投行,都会联想到“西装革履”、“醉拳迷”。早些时候,一位博主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名投资银行员工死亡的信息,立即吸引了一些愤世嫉俗的评论。

但实际上,国内券商投行部的工作分为承包、承接、承销三部分。承包就是拿项目,需要一定经验和资源的人可以做;承诺是指做项目,即在发债、入股过程中准备材料、调查企业信息,一般针对刚毕业的青年学生;承销就是卖项目,就是找到出资人,把公司发行的股份和债务卖出去。一般行业新人比较多。

外部公众看到的形象大多是经验丰富的投资银行家,他们已经拥有资源。

【/s2/】但大多数普通应届毕业生往往需要在一个项目呆上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工作地点不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大都市,而是项目所在地时间较长。

所以即使听起来像是在大都市的一线投行工作,其真正的工作地点也可能在某个乡镇。

对于大部分大学毕业生来说,一旦从投行毕业,更多的是参与到了创业后的工作中,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积累了网络资源和项目经验。它的收入不是一毕业就一年一百万,一线城市的应届毕业生投行工资在20-30万左右。

旅游,社交,写报告,转来转去都很正常。“有时候我会在项目上呆上半年,不关心家人。说到赚大钱,生活质量不高!”一些券商投资银行家表示。

投资银行员工个人陈述:觉得自己是在拿生命换金钱曾经得过抑郁症[/s2/]

“其他人只看到投行员工光鲜亮丽的一面。其实我们也经常有苦。”据中信经纬介绍,某券商投行部负责债券承接。入职前,他想象中投行人的生活就是西装革履地出入五星级酒店,年收入百万,“就像《华尔街之狼》里那样”。

进入商界后,白知道自己“想得太多”。“有时候有些项目在三四线县。出差往往是半个月一个月。五星级酒店就更不用说了,像如家快捷酒店这样的连锁酒店很难找到。冬天有时候要用手洗羽绒服。”白君说。

至于熬夜,比较常见。“在我的印象里,一周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连做梦都赶不上。”这样高强度工作一年,白军已经觉得受不了了。“我现在的想法是年轻的时候赚几年快钱,然后转行身体好。”

北京一家私募基金的负责人史进透露,从一家大型经纪公司出来单干后,他一度压力过大,患上了抑郁症,不得不定期咨询心理医生。“去年我手里有一个产品因为我自己对大市场的误判差点破仓。另外,当时很多事情都不顺利。每天晚上都想着睡觉,就睡过去了,还好精神病医生和身边的亲戚及时解决了我。”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金融圈意味着高薪。近年来,很多名校毕业生加入了金融圈,金融等专业成为高考考生的首选。

以基金圈为例。曾经的公募基金会兄弟王亚伟,以安徽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清华大学电子系。如今,网络名人基金经理杨德龙是高考状元。高线资本创始人章雷以驻马店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

谈到高薪,白军坦言,自己现在的工资确实比其他行业的学生高,但是换算成小时工资就不划算了。“一个月三四千,工作时间是别人的两三倍,还要赶上自己的身体。有时候你真的觉得你是在拿自己的命去换钱。”

“我入行的时候就知道,别人说买车一年,买房两年,买墓地三年,不是简单的玩笑。”史进也感慨地说,看到同龄人早逝后,他总是提醒自己和圈子里的朋友,他们平时多空健身。毕竟这个行业,不要只看谁跑得快,还要看谁坚持的时间长。

业内人士指出,金融行业的高薪吸引了大量人才,他们往往对自己的工作要求很高,往往忽视自己的健康。对于员工来说,要更加注重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也要更加注重员工的身体素质,而不是注重绩效,要为员工创造一个良性的工作环境,让员工有一个长远的职业发展道路。

希望警钟一次次敲响,真的能引起人们对自己健康的关注。压力无处不在,大家要好好照顾自己,珍惜现在。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身份证号:jjbd 21记者:王园园、阎庆兰)、《中国基金报》、《中信经纬》、《猎云网》、《公共信息》

(编辑:曾景娇)

原创文章,作者:美美哒配资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mmd.cn/10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