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今日新闻

丹麦杀貂,百年皮草巨头哥本哈根倒闭 商户疯抢进口貂皮:一件大衣成本涨千元

每个记者杜威东盛兴每个编辑洪松

现在是下雪的季节,冬天到了。本应在寒风中翩翩起舞的“软金”皮草,却未能获得青睐,行业也未进入期待已久的恢复期,甚至全球最大的皮草巨头也将硬生生退出。

近日,拥有近70%全球市场份额、年销售额超过100亿元的90年历史的皮草拍卖行哥本哈根皮草公司突然宣布倒闭,并将于2023年逐步停业。当时众说纷纭,给业界造成了很大的震动。随后,哥本哈根皮草向《国家商报》(博客、微博)记者证实了谣言的真实性。

回首三个月前,皮草中国总裁崔在哥本哈根与《国家商报》记者畅谈世界皮草巨头的转型及行业新机遇。为什么会突然陷入崩溃的危机?就中国市场而言,哥本哈根皮草自1996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已经占据了60%的中国市场,也是KC皮草、东北虎等中国众多领先皮草公司的原材料供应商。它的下跌会对中国毛皮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现在一只进口水貂涨了200块!”“貂皮很受欢迎,好几个老板都要打!”……一些毛皮业人员向每一位记者描述了貂皮飙升和商人在毛皮市场囤积的场景。资本求利润,市场是风推动的。当哥本哈根皮草真的歇业的时候,中国进口的皮草原料势必大幅下降。这是否意味着久违的国内毛皮养殖业出现了转机?因此,记者深入皮毛产业链进行调查。

在国际皮草巨头没落的鼎盛时期,一场拍卖会的销售额超过了20亿元

众所周知,丹麦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水貂生产国,水貂占丹麦出口总额的0.7%左右。11月初,为了防止变异的SARS-CoV-2感染人类,丹麦政府下令扑杀全国所有水貂。因此,建于1930年的哥本哈根皮草岌岌可危,将在三年内完全关闭。

“公司总部(丹麦)官网已经发布,我们暂时没有在国内发布。”哥本哈根皮草回应《国家商报》记者。

通过查询哥本哈根皮草官网,记者看到拍卖行有足够的皮草支撑明年的拍卖。“我们预计在未来几周内从健康的养殖工厂购买600万件毛皮,这些毛皮将在2021年的四次拍卖中出售,大约600万件毛皮从其他国家购买,但今年没有出售。”

但2021年拍卖后,哥本哈根皮草将开始清算,缩小规模,2023年关闭。丹麦毛皮动物饲养者协会主席塔吉·彼得森(Tage Pedersen)曾指出,政府决定大规模宰杀水貂,意味着整个行业“无路可退”。“就算少数农民活下来了,还是没有前途。”他还在声明中表示,这是对整个毛皮行业的永久关闭和清算。

据BBC报道,貂农担心大面积扑杀后貂业能否恢复。“可能需要15到20年才能实现水貂同色同质。”

因此,即使是90岁的全球毛皮巨头也未能幸免于这场杀貂风暴。据悉,哥本哈根皮草是一家以丹麦1500个农场为属地的集体所有制企业,每年举行五次拍卖,每次的锤打声都代表着当年全球皮草市场的价格。

“我们在全球皮革供应市场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近70%,我们的主要客户来自中国、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家和地区。”哥本哈根皮草中国总裁崔曾告诉记者,在一次拍卖中,哥本哈根皮草的销售额可能达到约2.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3亿元)。这意味着每秒交易量高达3000欧元(约合23400元人民币),“年销售额在40亿到100多亿元之间”。

哥本哈根皮草面对破产在做什么?“实际情况是,农民遭受了严重的损失,我们也在帮助农民争取补偿,度过难关。”崔告诉记者。

“对于业内人士来说,哥本哈根皮草的倒闭绝对是爆炸性新闻.”在接受《国家商报》采访时,中国一家知名皮草拍卖行的创始人孙哭了。他认为:“相比美国NAFA拍卖行的倒闭,丹麦哥本哈根皮草的倒闭影响更大,因为它是全球最大的貂皮拍卖机构,一直是行业的标杆和市场价格的参考点。”

值得一提的是,崔曾向记者透露,哥本哈根皮草在全球拥有数千名买家,但大部分来自中国。”我们在中国市场占有60%的份额.”这个巨头的陨落也给中国皮草行业带来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面对行业供应链的巨大变化,国内皮草产业链上下游产生强烈的共鸣,价格变化和消费者反馈都是惊人的。

商家抢购进口水貂,一件200元的大衣成本增加了1000元

“在短短一周内,水貂价格调整了三次,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牛市。”刘先生是河北人,专门购买貂皮、貉皮和狐皮,他告诉记者。受哥本哈根皮草倒闭的影响,最近国内大型皮草交易市场上村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貂皮要抢,几位大佬要打。因为拿不到皮,做不了衣服。我之前报的是服装厂的貂皮,每个品类涨了几十块钱。”

和刘先生一样,王先生也是皮草链中的“中间人”。然而,自2009年以来,他在中国的一个大型毛皮基地收购了貂皮。“每年11月是做成衣的时候,今年是突然涨价。每只水貂从20元涨到200元,200元是丹麦进口的。”王先生对记者叹了口气,“这一次,貂皮涨得太多了。我这10年都没遇到过。”

据了解,貂皮是大众最广泛接受的毛皮产品,具有不掉毛、不下雪的优点,可以直接用来做衣服,而狐皮、浣熊皮多用来做毛领等。对于最近市场上价值翻了一番的貂皮,王先生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在网络名人电商的带动下,很多主播开始现场卖貂皮大衣;另一方面,近年来,中国的蟑螂数量越来越少,丹麦突然杀了蟑螂。”

记者在采访山东很多貂农时了解到,很多貂农已经被行业洗牌出局。“这几年市场好的时候确实有一波,但是这两年市场销量很小。”山东诸城的王力(化名)就是被挤出市场的貂农之一。他告诉记者,现在周围没有成千上万规模的貂养殖场。

当被问及当地农民减少的情况时,王力说:“比如过去有100户合作农民,现在只剩下20户左右了。”记者了解到,作为毛皮生产大省,山东部分地区的水貂养殖者近年来减少了一半以上。

“很多人都在赔钱,和农忙高峰期(2012年)比,十分之二都没了。所以大量农民没有养。另外,大家都认为过年对貂皮的需求低,所以都是之前杀了卖了。结果他们遭遇了丹麦的杀戮,导致水貂价格大幅上涨。”上文提到的毛皮经纪人王先生说。

陈鹏,山东潍坊的一个农民,三个月前还在养殖水貂,最近从2000多只水貂身上取了皮。“大大小小的都处理好了,一个没留下来。明年就不养了。”陈鹏说。受丹麦扑杀水貂的影响,国内农民的貂皮价格“上涨了20元左右”,但这一涨幅仍是杯水车薪。“与其出去工作,不如多挣点钱。”

此外,许多毛皮商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许多人担心哥本哈根毛皮厂关闭后,优质貂皮减少。“物以稀为贵,于是大家开始疯狂囤货。”。

水貂原料价格上涨,无形中增加了服装加工成本。“丹麦政府一下令扑杀全国所有养殖水貂,12天之内,我厂收的貂皮涨了130元左右。以前350元一只的黑貂,现在涨到480元一只了。彩色皮革的价格也从平均100元上涨到了150元。”在河北省保定市经营毛皮加工厂的刘(音译)告诉记者,水貂的价格大幅上涨,这是他从未遇到过的。

以制作貂皮大衣的成本为例,刘先生和记者算了一下账。对于一件貂皮大衣来说,由于尺寸不同,材质会有一些差异,但总体来说,每件大衣的平均成本增加了1000元~1500元。“比如一件短大衣,按10皮计算,成本增加了1300元。”刘先生说,为了保证利润,成品貂皮大衣最后卖给毛皮零售商时,价格会高两三千。

涨价皮草“没有价格”,11月销量同比下降10多万

无论是水貂原料价格上涨,还是生产环节成本增加,最终都会反馈给消费者,产业链的末端。隆冬时节,面对大众时不断被抢购、价格被层层抬高的皮草是什么情况?

《2019/20哥本哈根皮草消费者调查报告》显示,大多数人仍然通过皮具城等购物中心购买皮草。“最近没有生意。每年的11月到新年前的几个月,是皮毛销售的黄金时期,但是今年,看……”中国海宁皮具城一家店铺的店主陆姐得知记者的目的后开口了。路捷在2010年左右开始经营皮草和成衣零售业务,曾代表皮尔·卡丹和其他品牌,现在她有了自己的品牌,在中国的许多地方都有店铺。

“我们不仅在商场卖皮草,还拥有自己的工厂和设计师。我们将从海外购买皮革,并将其加工成貂皮服装。丹麦水貂的质量确实比国产水貂好。通常男装和老年模特都是国产貂皮,但有设计感的时装模特肯定会选择进口貂皮。”在谈到目前的市场形势时,路捷直言不讳地说:“现在面对进口貂皮的短缺,皮革的价格是一天,一件衣服上涨几十万是正常的。”

路捷坦言,虽然中国毛皮原料价格飙升,貂皮服装价格涨幅最高达到30%,但在消费端,依然冷清。“今年11月,店内销售额同比下降逾10万,降幅达三分之二。”

“两天了,还没开。”在另一家有四个店员的皮货店里,当记者来访时,他们围坐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个店员对记者怨声载道。

采访中,很多皮草老板告诉记者,成衣价格每天都在上涨。“今天不买,明天会涨1000元。同样长度和质量的皮草卖出去后,如果相似(款式),会加价10%~30%。”

在五个多小时的实地考察中,记者看到,即使是在冬季的周末,也只有零星的顾客进出皮草店,一些店员在柜台或店铺外懒洋洋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甚至在商场四楼的皮草区,很多店铺的门都是关着的。

今年冬天,貂皮大衣的价格确实上涨了,但没有人关注它。偌大的皮草购物中心空无一人,与皮草交易市场“老板争貂”的热闹场面形成鲜明对比。

从事零售业务的皮草老板不仅要面对上游的最新涨价,还要面对下游挑剔的消费者,在没有市场的价格悖论中承担高昂的运营成本。“今年因为疫情,房租降到40万,前两年房租60到80万。”一家皮具店的经理陆先生告诉记者,不仅如此,店里还有四个店员,人工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陆经理苦笑着说,现在只是谋生。“你根本赚不到钱,但是卖一个比较刁钻,而且价格高,客户很纠结。”。在记者采访的半个小时里,没有一个顾客进入商店。

中国水貂供应基地的转移有望迎来一个有利的局面

丹麦的貂杀事件和哥本哈根的毛皮崩溃会对中国的毛皮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

“因为疫情,我们厂今年没有拍新皮,都是用往年的库存皮做衣服。”在浙江温州开了一家皮草服装厂的朱波告诉《国家商报》记者,“之前不知道(哥本哈根皮草要倒闭),也卖了一些给别人,现在后悔了。”

在谈到现有库存消化后怎么办时,朱说:“我们还好,多了,一些小加工厂,如果材料用完了,只能转行。”

国内某知名皮草拍卖行创始人孙先生表示,哥本哈根皮草的倒闭,意味着未来中国进口貂皮的方式将更加单一,未来貂皮的供应基地将发生转移。“短期内,优质水貂将严重短缺,肯定会影响价格走势;但长期来看,之后水貂的供应会转移到国内,国内市场会达到更大的自产自销量。”

同时,孙先生指出,哥本哈根皮草计划于2023年关闭,这实际上是对其影响的缓冲。“定于明年在丹麦举行的拍卖应该会如期举行,但对于长期供过于求的局面来说,将会有一个转折点。因为之前养殖业一直亏损,很多农户关闭了养殖厂,短期内量不会增长太快,所以缺口一直存在。貂皮作为一种时尚面料,不会被遗忘和淘汰。”

“如果亚洲市场的初步迹象继续下去,水貂的价格似乎会越来越高。”对此,国际皮草协会持乐观态度,在《关于皮草行业的声明》中表示,相信2021年皮草行业将强势回归。“虽然丹麦在2021年不会生产,但其他农场会增加产量。我们特别希望美国和加拿大的农民能够扩大规模——在希腊和波兰等欧洲国家。”

国际毛皮协会CEO马克·奥顿也非常看好中国毛皮市场的复苏。他说:“事实胜于雄辩:有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亚洲市场的销售强劲,早期的情况表明水貂的价格上涨了30%。正如贝恩在最近的报告中提到的,中国的时尚奢侈品市场正在蓬勃发展。”

“丹麦宣布扑杀国产水貂的消息确实是对中国农民的一大利好,也带动了国产水貂的推广。”山东临沂的裘皮商人周总告诉记者,“但是如果没有大规模的养殖工厂,没有优良的养殖品种,就不要加入这种兴奋。”

很多皮草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规模化养殖和优质种源是对抗行业低迷、坚持到红利期的两大秘诀,这也是中小农户最缺乏的。“很难找到好的出处。我们曾经包机去丹麦种貂。现在丹麦水貂已经被大面积扑杀。真不知道以后去哪里找质量好的水貂来提高质量。”洪是一家大型水貂养殖场的老板,他向记者讲述了该行业的种种束缚。

因此,失去最大的貂皮供应商哥本哈根皮草,对中国皮草市场而言,既是危机,也是机遇。关键是国内毛皮农如何抓住机遇,不被海外国家抢走这块巨大的蛋糕,重塑中国的毛皮供应链。

山东潍坊一家大型养殖厂的老板表示,随着市场对中小农户的不断清理,以及哥本哈根毛皮经营的逐渐停止,其他国家很难填补空的短缺,“国内毛皮市场将有很大的上涨空间”。

记者笔记:重塑皮草供应链

虽然距离哥本哈根皮草完全结束运营还有两年多的缓冲期,但作为该皮草店最大的进口市场,中国已经开始采取行动。

大部分国产皮草都不能用于高档系列的貂皮大衣。因此,我们担心未来几年中国水貂短缺,市场上原材料价格会突然飙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背后有一个市场奇观:一方面很热闹,商家提前规划,抢优质貂,迅速提价;另一方面,服装加工商和零售商就惨了,有的买不起原材料,有的加工涨价的貂皮大衣,但是没有市场。

抢囤,治标不治本。与其高价收购优质皮草,不如加强产业链上游的原材料质量。

我国毛皮养殖有着巨大的沃土,但问题是分散的个体农户多,缺乏专业化和规模化养殖,导致毛皮质量参差不齐。虽然经过这些年的改善,国内皮草的质量有了显著的提高,但在哥本哈根皮草退出历史舞台后,短期内无法弥补哥本哈根皮草的供应。

因此,重塑毛皮供应链有很长的障碍。一方面,中国农民需要努力提高毛皮原料的质量;另一方面,他们希望政府能给予一些政策上的协助。未来,大量优质国产皮草不仅将填补中国市场优质貂皮的空白,还将成为国际皮草供应链在这一巨大行业变革中的主角。

原创文章,作者:美美哒配资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mmd.cn/26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