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今日新闻

船运集装箱一箱难求 外贸企业为“出货”绞尽脑汁

资料来源:张茜/翟超/地图学

证券时报记者张谦、陈

阮润生

由于新冠肺炎肺炎在全球爆发,国际物流能力下降,集装箱运输价格飙升,集装箱爆炸倾倒已成常态。行业内很难找到案例。这些连锁效应引起了监管当局的注意。

商务部发言人近日表示,运力供需不匹配是运价上涨的直接原因,集装箱周转率不佳等因素间接推高运输成本,降低物流效率。中国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601818)告诉记者,近两年全球贸易萎缩,今年突发疫情和封锁措施导致集装箱企业产能萎缩;但随着欧美经济体解封重启,需求回升,导致集装箱运力明显不足。此外,严重的全球疫情导致其他海外港口处于半关闭状态,这也是集装箱周转时间延长的重要原因。

郭进证券对卫星大数据的检测分析也表明,集装箱船从中国到达目的地后,存在不同程度搁浅的高概率。

针对这一现象,《证券时报》记者实地走访了港口集装箱码头,采访了下游外贸企业、航运公司、集装箱租赁公司、上游集装箱制造企业和行业专家,试图了解集装箱短缺的现状及原因。

港口货运业务反弹

为了更好地了解集装箱供需和成交情况,《证券时报》记者来到华南国际集装箱远洋干线运输枢纽深圳盐田港(000088,股票吧)。工作日下午,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繁忙有序,重型卡车缓缓进出,等待集装箱的卡车停靠在通往港口的立交桥旁。

记者随机问了几个卡车司机。他们都说今年“工作”变少了。“以前拉个箱子要固定两天。不一定是疫情之后。你得等通知。”工作了15年的司机老李告诉记者。“不在的时候回家睡觉。今年休息时间还挺多的。”

据了解,盐田港是全球单个吞吐量最大的集装箱码头之一,主要服务出口欧美的航线。深圳近90%的出口贸易通过盐田港到达欧美。

《证券时报》记者从盐田港事务集团消息人士处获悉,集装箱相对短缺。针对这种情况,港口和航运部门增加了订单,加快了进度。

据了解,在我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背景下,下半年外贸运输国内需求得到充分释放。数据显示,深圳盐田港9月份月吞吐量突破146万标准箱,创下8月份单座全球码头月吞吐量新纪录。

然而,缺乏集装箱并不是所有国内港口的共同问题。据记者从大连港(601880,古八)了解,今年这个港口不缺集装箱。业内人士指出,这与港口运输的货物特点有关。本轮集装箱短缺主要是电子商务、防疫等需要集装箱装卸的物资,大连港主要运输大宗商品。

很难找到适合下游企业的盒子

下游外国贸易商对集装箱供应和运输能力最为敏感。“我做外贸十几年了。这种情况很少见。”自行车出口商罗先生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今年经历过两次订单爆炸的罗先生表示,从今年6月开始就存在缺箱问题。从目前的情况和业内人士的分析,这种现象将在明年一季度后得到缓解。

“之前提前两三天预定就可以了,可以对比一下各大船公司的价目表。现在我们至少提前一个月预订,没得选。特别是临近海外备货季,叠加圣诞因素,年底集装箱特别稀缺,即使涨价不少,还是缺箱。”深圳一家耳机出口商告诉记者。

《证券时报》记者走访了几家外贸出口企业,了解到今年6月开始出现集装箱短缺,企业需要提前预订集装箱。而且近几个月来,集装箱短缺的情况一直存在,出口商的预订单时间不断延长,从一周十天延长到20天一个月,甚至有些还需要摇号碰运气。

11月12日,东莞市家具有限公司外贸总监程弗兰克告诉记者,集装箱缺货,需要提前20天预订。公司的家具主要出口欧美、中东、澳洲等地区,所有线路的橱柜都比较紧缺,需要提前预定。到了11月底,记者再次联系程弗兰克时,他说需要的集装箱要提前一个月预定,需求量大;而且不仅预定时间提前延长,集装箱价格也一路上涨。

“去英国之前的价格是2100美元。现在要5000多,翻了一倍。外贸公司要付钱,客户不愿意承担。”程弗兰克告诉记者,今年9月,集装箱价格开始上涨,而且每隔几天就在不断变化。成本飙升,年底出口旺季预计更是稀缺。

供需不平衡,运费飙升

供需矛盾下,就是物价飞涨。上航交易所发布的中国出口集装箱价格指数从5月份的不到850点飙升至11月13日的1107.28点,创下近年来新高。

“庆祝一整天,指定货代摇号三周,喜欢提40HQ。”11月30日晚,某出口企业员工发来了这个朋友圈。40HQ,也就是40英尺高的柜子,内部尺寸长12.032米,宽2.352米,高2.69米,能装26吨左右的货物。这是目前市场上最稀缺的集装箱型号,价格一直在飙升。

在采访中,许多外国贸易商表示,集装箱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一倍多。“现在市场基本上反映了集装箱的短缺。去年11月去一个港口的价格是23000元,今年11月的价格是46000元到52000元。”东莞佳誉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业务总监冯女士告诉记者:“我们主要出口塑料包装,主要出口到欧洲和美国。今年的订单比去年好。现在我们一般提前半个月到一个月订箱子。还是有提前预约的。”

东莞市宇邦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客户服务总监孟军告诉记者,该线路的长度是在预定日期确定的。欧美等海洋航线一般需要提前半个月到一个月预订;东南亚等远洋航线只需要提前一周。最近远洋航线涨价远高于远洋航线。

鉴于部分出口商报称需要摇号,孟军向《证券时报》记者解释称,目前在航运方面不需要摇号,一些新开的铁路运输线路确实需要摇号,比如去俄罗斯等内陆国家。由于线路新开,运力比较紧张,所以要摇号。

交通部发布的全国港口货物和集装箱吞吐量数据显示,集装箱需求持续增长,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也有所上升。

据上海千亚物流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在疫情下,负责任的船公司在稳定运价方面发挥了不少作用。比如长期合同的履行,长期合作客户的仓位保障,临时增加加班船为市场提供运力。但近期的大趋势肯定是,所有船公司和航线都在涨价,甚至收取高额附加费。

据记者了解,40英尺从广州发往纽约的集装箱价格已涨到5000美元,是疫情前的三倍多;特种橱柜涨价更疯狂。一些货运代理被船公司在短短一周内提价4000美元,一些北方港口的特种柜甚至涨到了1万美元,而疫情前的特种柜价格只有1000美元左右。

展示你出海的魔力

集装箱短缺,但交货时间不能推迟。所以外贸企业绞尽脑汁想“出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商告诉记者,一般来说,远洋运费的价格会比远洋贵,所以航运公司会优先选择远洋航线。所以在集装箱短缺之初,去欧美的箱子甚至比去东南亚还稀缺。“我选择先把货物运到东南亚,再从东南亚运到欧美。虽然运费贵了一倍,但至少还有箱子。可以达到。”

瑞和科技电子商务负责人张继林告诉记者,公司注意到集装箱短缺,并在公司内部制定了应急预案,如尽快制定出口计划、提前预定箱子等。增加物流预算,用于在柜台无法预定到急货时,保证及时发货。

在深圳生产手机周边产品的外商马女士告诉记者,由于海外疫情,外国公司生产的非疫情相关产品订单减少,报关时间延长。特别是海外城市的关闭导致货物到达海外港口后无法及时出柜,交货周期也相应延长,给公司运营带来压力。对此,公司于3月份紧急申请了医用防护用品生产资质,生产医用防护一次性手套和额头温度枪。“海外已经给这部分保护性产品的征收和通关开了绿灯,从而抵消了原有业务的损失。”马小姐说。

作为全球最大的跨境B2B电商平台,阿里巴巴国际站针对行业内“一舱难求”、“一箱难求”的现状,推出了“下单锁价、留舱、留柜、留船上船”的保障方案,实施了拒签、漏箱、甩柜的全程保障。鉴于年底出口订单高峰期,阿里巴巴国际站还首次为中小客户提供中美包机。

这解决了中小企业的很多问题。但是,虽然阿里巴巴国际站提出了保障方案,但出口商还是需要提前预定。上述包装小姐冯也告诉记者,在阿里巴巴国际站对接“一个合作伙伴”草帮物流后,货物出口相对顺利。

张家港市科恩机械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塑料回收机械、塑料挤出机及系列辅机的企业,产品主要出口到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企业主谢小姐告诉记者,该公司以40HQ集装箱出口货物,对接物流公司是阿里巴巴国际站合伙人文坤,需要提前至少半个月预定集装箱。

随着采访的深入,《证券时报》记者发现,遭受“缺箱”的外贸企业多为中小企业,大型外贸企业对“缺箱”现象并不十分敏感。占出口70%的深圳某电子产品上市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缺盒现象有所耳闻,但对我们公司影响不大”。他解释说,第一,公司出口量大,长期合作的船公司会为其预留专柜。其次,由于公司的电子产品体积较小,在运力特别紧张的时期,公司会开始空运输。

航运公司“满是锅”

集装箱价格和运价的持续大幅上涨引起了市场管理部门的关注。比如商务部对集装箱周转不灵提出了对策。

据财新网报道,中国交通部和美国联邦海事局9月份表示,将加强对集装箱运输费率的控制。如果发现航运公司或联盟涉嫌违反竞争标准,它们将立即进行干预;在中美两国政府的压力下,各大航运公司开始恢复停飞航班和船舶。

然而,该航运公司的负责人否认不愿出售运力。此前,暂停主要是由于疫情导致主动降低容量。现在,恢复产能,增加交货量,也是出于市场导向的行为。

根据Alphaliner的调查数据,全球98.4%的运力已经投入使用,但集装箱设备的短缺造成了远东出口实际运力空间的短缺。全球供应链的堵塞和延误,货物的极度不平衡流动,以及航运公司的自律,导致高启整体实际运营效率和客户服务体验与运价严重脱钩。

关于集装箱短缺问题,全球最大的航运公司马士基集团(Maersk Group)的发言人对记者表示:“我们已经关注到市场上的集装箱短缺问题,尤其是在市场表现强劲的全球干线上,40英尺高的集装箱供应相对紧张。由于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导致需求波动,全球供应链瓶颈等因素加剧了这一趋势。”

作为对策,发言人表示,公司通过各种措施与客户和合作伙伴沟通,寻求解决方案,以加快空箱的运输,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客户的影响;与此同时,40英尺高橱柜的供应将在现有橱柜来源的基础上增加。

根据马士基给客户的建议,由于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在经历新冠肺炎第二次肺炎爆发,并再次在全国范围内被封锁,预计空箱的短缺将继续。因此,中国港口的出口预订不得不取消或推迟。为了尽量减少影响,马士基建议客户使用其他箱子,而不是40英尺的橱柜。

强大的贸易需求背后,产业链开始做出奇怪的反应。据记者了解,由于集装箱船运费高,租船市场缺乏基于互联网的集装箱船,一些班轮公司甚至开始使用多用途船来替代集装箱船。

在“缺箱”的背后,航运公司赚的是“大钱”。航运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预测,2020年,全球顶级集装箱航运公司预计将实现数十亿美元的运营利润,这将达到八年来的最高水平。

a股中远空海(601919,古八)是世界第三大集装箱运输公司。根据德瑞的2020年报告,中远空海拥有的集装箱码头总吞吐量在2019年位居世界第一。公司经营国际航线278条(含国际支线),国内沿海航线56条,珠三角、长三角支线88条。

在这波集装箱涨价浪潮中,中远空海也分了一杯羹。根据该公司第三季度报告,该公司国际航线上每集装箱的收入从去年同期的888美元/标准箱增加到今年的952美元/标准箱。中远空海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仅增长5.46%,但净利润增长约80%至38.6亿元,远超营业收入同比增速;自下半年以来,公司股价上涨了约1.8倍。

海外船务公司也大有斩获。世界五大航运公司何比乌罗也表现出色。受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影响,今年前三季度,以东西航线为主的各类贸易总量下降3.5%,导致总收入下降,但税后净利润达到6.95亿欧元,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集装箱扩展能力有限

亚洲拥有全球90%以上的集装箱制造能力,今年集装箱相关企业增速高于往年。

据天空调查数据显示,近年来,国内集装箱相关企业的年注册量呈稳步增长趋势。在过去的五年里,注册增长率保持在20%左右(所有企业)。2019年,中国新增集装箱相关企业3.4万家。截至2020年11月10日,今年全国新增集装箱相关企业3.7万家,同比增长30%,其中山东、广东、江苏企业数量最多。

短期内扩大集装箱上游制造的产量并不容易。集装箱制造龙头CIMC (000039,古八)证券事务代表王新久告诉记者,下游集装箱短缺的短期原因主要在于集装箱回流困难,长期来看出口增长强劲,但上游产能扩张仍然有限。

一般情况下,集装箱制造从下单到发货需要2-3个月,现在高峰期需要3-4个月。现在量大价高,公司按单分批发货;但是生产的扩大会受到劳动法的限制,把生产能力转移到东南亚是不现实的。

据了解,集装箱工厂需要沿海岸线布置。目前东南亚等国家港口码头条件不如国内;另外,集装箱生产的原材料,包括钢材、木地板、油漆等产业链,在国内还是比较齐全的;而且,中国工人相对高效;而且,中国本身还是一个进出口大国。

王新久表示,公司下游客户类型发生了很大变化。目前公司主要是一家租盒公司。他们提前下了订单,但上游价格仍大幅上涨,从去年1000美元/标准箱的低点升至2500美元/标准箱。

从表现上看,CIMC今年经历了一波绝地超车。根据高管和投资者的交流,公司前三季度干式集装箱累计销量同比下降17.09%,但随着毛利率上升至14%,上半年集装箱业务扭亏为盈。CIMC半年度报告显示,普通干货集装箱累计销量同比下降近40%,集装箱业务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5.45%,但净利润同比增长535.78%,合计2.39亿元,而去年同期不到4000万元。自5月底以来,CIMC股价已上涨逾140%。

船运公司位于集装箱制造商的下游。购买集装箱后,航运公司通过租用集装箱和空间获得收入。

渤海租赁的子公司Seaco是全球第二大集装箱租赁公司。该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集装箱运输需求预计将保持强劲,直至2021年农历新年和第二季度。但2021年年中以来,市场供求趋势仍不明朗。

(证券时报记者孙先超也为本文撰稿)

资料来源:郭进证券(600109,证券柜台)翟超/制图

原创文章,作者:美美哒配资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mmd.cn/4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